• 首页
  • 个人配资炒股
  • 炒股配资平台
  • 炒股配资平台你的位置:个人配资炒股_炒股配资平台 > 炒股配资平台 > 拜耳进入拆分倒计时?业绩表现不佳、深陷“除草剂致癌”诉讼

    拜耳进入拆分倒计时?业绩表现不佳、深陷“除草剂致癌”诉讼

    发布日期:2024-05-13 12:46    点击次数:54

    图片来源:拜耳2023年三季报截图

      当地时间1月17日,拜耳全球官网信息显示,其将在全球范围内启用一个名为“Dynamic Shared Ownership”(DSO)新运营模式,以此减少层级、消除官僚主义、精简机构并加快决策进程,目标就是让拜耳更加敏捷,能够显著提高运营效率。

      业内认为,此次拜耳启用DSO类似高层裁员计划,而这或许是拜耳拆分的前奏。

      “由于种种原因,拜耳目前处于困境。为了迅速、持续地改善我们的运营表现和提高运作空间,有必要采取影响深远的措施。我们希望让拜耳尽快回到成功的道路上,”拜耳公司管理委员会成员兼劳工主管Heike Prinz在新闻稿中指出。

      2023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下滑,“除草剂致癌”深陷高昂诉讼

      Heike Prinz所说的困境或指拜耳目前的经营业绩。

      根据拜耳去年11月公布的2023年三季报显示,其前三季度其整体营收357.75亿欧元,同比下滑7.65%;净利润亏损42.78亿欧元,同比去年下滑220.88%。

      拜耳目前业务分为三块:做物科学(Crop Science)、制药业务(Pharmaceuticals)以及消费者健康(Consumer Health)业务。

      三季报显示,上述三个板块销售数据都有所下滑,其中做物科学(Crop Science)和制药业务(Pharmaceuticals)占比最大,前者2023年前九个月销售额为176.4亿欧元,同比下滑10.0%;后者前九个月销售额为135.02亿欧元,同比下滑6.2%。

      做物科学(Crop Science)板块,可以看到其主要营收业务除草剂业务前九个月整体销售额下滑32%,拜耳在财报中提到,主要由于其草甘膦产品价格大幅下降。

      而在制药业务(Pharmaceuticals)板块,拜耳最主要的产品是口服抗凝药Xarelto(利伐沙班)和眼科药物 Eylea,但这两款药物在2023年前九个月表现并不佳,前者下滑8.4%;后者微增0.5%。

      除了重要产品表现不佳,拜耳近几年更是深陷“致癌”除草剂Roundup的诉讼泥潭。

      2016年,刚接受CEO一职的维尔纳·鲍曼(Werner Baumann)决定从农业入手,加大作物科学的竞争优势,在Baumann力排众议下,2018年6月,拜耳斥资630亿美元完成收购种子公司和农药生产商孟山都,创下德国公司海外收购交易之最。

      但就在拜耳完成此次收购案,成为孟山都的唯一股东后没多久,也就是2018年8月,孟山都被指认隐瞒除草剂危害,于当地时间8月11日,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方面由陪审团裁决,孟山都被判赔偿患癌园丁2.89亿美元,约合19.8亿元人民币。

      当事人46岁的德维恩·约翰逊(Dewayne Johnson)日常工作包括喷洒孟山都公司生产的除草剂“农达(Roundup)”等产品,每年使用“农达”除草剂20-30次。

      约翰逊说,他在工作中发生过两次意外,身体被除草剂浸湿。第一次意外发生在2012年。而2014年时,约翰逊被确诊患有非何杰金淋巴瘤,时年42岁。目前,他全身80%的面积都布满了伤口。在病情最糟糕的时候,他无法讲话。

      而约翰逊仅是数以百计起诉孟山都公司的当事人之一,以其为开端,拜耳陷入诉讼漩涡,去年11月,美国地方法院裁定,因为Roundup的致癌问题,拜耳需向4名被告赔偿15.6亿美元。

      而自收购孟山都以来,拜耳已支付了超过100亿美元来解决与这款最畅销除草剂的相关索赔,还预留64亿美元用于未来的法律费用。拜耳在三季报中指出,截至2023年10月10日,在总共约165 000项索赔中,约113 000项已得到解决或者因为各种原因不符合资格。

      也就是说,当下仍有约5万起索赔案悬而未决。

      制药背景新CEO上任,抛出拆分计划

      Werner Baumann是否后悔过对于孟山都的收购不得而知,不过,去年2月,拜耳宣布由比尔·安德森(Bill Anderson)接替Baumann成为拜耳的下一任CEO。Anderson于去年4月加入拜耳,并于6月正式担任拜耳集团CEO。与此同时,Baumann在任CEO7年后,提前离职。

      在今年三季报公布后,Anderson曾表示,“公司2023年度的业绩表现不太理想。营收近500亿欧元,但现金流为零,这是难以接受的。”

      他当时表示,到明年年底(也就是2024年年底),拜耳将取消多个管理和协调层级。

      “这将释放我们团队的力量,使大家专注于完成使命,从而扭转局面。组织中95%的决策权将从管理者手中转移至执行工作的员工手中”。安德森表示,虽然这将涉及工作岗位的显著缩减,但它并非传统的成本削减计划。

      就组织结构方案而言,安德森指出,除维持现在的三个事业部外,拜耳仍在评估剥离健康消费品事业部或作物科学事业部的方案。

      “我们也考虑并放弃了一些选项。例如,我们曾考虑同时将公司拆分为三个业务,但现在已排除了这个选项。三方分拆需要执行两步式过程”。安德森表示。

      有分析师估计,拜耳的健康消费品部门价值在150亿至200亿欧元之间,分拆消费者健康业务或是创造价值的最简单方法。

      公开信息显示,Bill Anderson曾在渤健、基因泰克、罗氏制药等多家制药公司任职核心职位,曾参与了25种新药的开发和上市,其中包括15种重磅畅销药物。

      Anderson的上任,业内普遍认为拜耳开始更注重制药板块的投入。

      事实上,其2023年三季报中也传递出一些好消息,比方说,其前列腺癌新药Nubeqa2023年前九个月销售同比增长98.4%;可申达(Kerendia)2023年前九个月销售同比增长213%。

      近年来,拜耳还在大力投资细胞和基因治疗领域。公开数据显示,在过去5年,拜耳对CGT的投资额已超过50亿美元。光是2020年10月宣布收购AskBio,交易就高达40亿美元。AskBio的产品组合,涵盖神经肌肉、中枢神经系统、心血管和代谢、罕见病等多个领域。业界预估投资CGT,可能会帮助拜耳的营收增长数十亿欧元。



    Powered by 个人配资炒股_炒股配资平台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    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